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

从福建走出的女诗人叶玉琳:我和我的诗歌

  她,是继舒婷之后,从福建走向全国的有相当影响力的女诗人,她的处女诗集《大地的女儿》曾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提名。“通透、自然,要明媚不要晦暗”,这是她对自己和诗歌的要求。

  她就是诗人叶玉琳。

  “海苏醒。而我一生落在纸上

  比海更深的水,比语言更诱人的语言

  它们一层一层往上砌。所有的架构

  都来源于禀赋:通透,自然

  你听,一阵风,要精确不要模糊

  要明媚不要晦暗。”

  ——叶玉琳

  叶玉琳,霞浦人,1989年开始写诗。叶玉琳的母亲是一名小学教师,经常到文化站借阅外国名著,受母亲的影响,她从小爱好文学。她说,从阅读唐诗宋词开始,诗的种子就在她的心灵里种下了。

  高中毕业以后,因为病了一场,没有上大学,叶玉琳成为了霞浦渡头小学的一名乡村教师。就在那时,她大量阅读了国内外诗人的代表作品。白天任教批改作业,晚上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宿舍开始了诗歌创作。

  霞浦渡头小学坐落在美丽的杨家溪畔,周边有十几株的大榕树和一大片的枫树林。采访中叶玉琳告诉我们:“这本身就是一首诗。每当写作的时候,榕树叶子伸到我窗台上来,我都忍不住想摸她一把,这个时候我的诗情就开始奔涌。”

  她的第一批代表作如《唇边月》、《麦地灵光》也就是在渡头小学写出来的。当时,《麦地灵光》在《诗歌报》发表,还配上学校的地址,结果她收到了全国各地的读者来信,一天多达几十封,写信者有八十几岁的,有十几岁的读者,男女老少都有,这大大鼓舞了她的写作。

  当提及生命中关于诗歌的一次印象深刻的经历时,叶玉琳谈到了1993年诗刊社的第11届“青春诗会”。1993年的秋天,她接到诗刊社通知,邀请她参加诗刊社第11届“青春诗会”。从未出过远门的她,背着两个大行囊,一路搭轮船,乘火车,换汽车,历时三天三夜,风尘仆仆地来到会议报到地点——河南焦作云台山庄。

  她曾在一次访谈中这样形容这次诗会:

  “我们,十几个从天南地北赶来参加诗会的年轻人,将在这里度过十天十夜。像是怕破坏了一种气氛似的,我们下榻的宾馆不开电话,白天,大家集中心力,热烈地讨论诗歌面临的状况,互相阅读各自带来的诗稿,对作品中存在的不足毫不留情地指出,而当尖锐的观点被对方接受时,双方就会相视一笑。而我们的老师梅绍静,这位八十年代就以擅写‘陕北民歌体’扬名的女诗人,当她平静地诉说她的诗歌她的往事时,她的眼睛是那么美丽,焕发出明澈的光芒,与我从前在书上读到的一模一样。人生是美妙的,诗歌更是奇妙,有时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,却责无旁贷地选择了诗歌,并且不辞千辛万苦,去追赴诗神的约会。”

  1993年秋天,叶玉琳赴河南焦作云台山参加《诗刊》第11届青春诗会。会议期间,到黄河参观考察留影。

  叶玉琳共出版了《大地的女儿》《永远的花篮》《那些美好的事物》《海边书》四部诗集,分别代表了她不同的创作阶段。

  其中第一本诗集《大地的女儿》,充满了大地、泥土的气息;第二本诗集《永远的花篮》,风格转向了内心的思考,但是依旧保留乡村生活的一些冥想和回顾;第三本诗集《那些美好的事物》,这本诗集踪迹延伸向外,目光所及就不仅仅是熟悉的那片大地,延伸到外界更多未知的东西;第四本诗集《海边书》,很多篇幅是描写闽东的海洋,因为她的家乡在霞浦海边,小时候经常赤足在海滩上捉螃蟹、敲牡蛎的场景,父老乡亲在海洋上辛苦劳作的场面,他们从海洋获得生存的场景一直留在她心间。

  “闽东的这片海也给了我很多的诗情,给了我创作的源泉,所以我用很多的篇幅写成了这本《海边书》”,叶玉琳说。

  现如今,叶玉琳供职于福建省宁德市文联。“从一个乡村的代课老师,因为诗歌慢慢成长为一个作家、诗人,成长为从事文艺组织工作者这么一个身份的转变,我觉得诗歌给了我很多,给了我此生难以料到的一些机遇,我非常感谢诗歌。”